正文 第671章 大團圓

    免∝費∝小∝說∝閱∝讀∝請∝訪∝問 ↑半畝方塘書院↓『www.bdqolbkj.cn

    第671章 大團圓

    溫酒與謝珩這一行慢悠悠的走著,沒過幾日,謝萬金等人就追上來匯合了。

    四公子打小走八方,所知甚廣,說起沿途曾發生的趣事來妙語連連,沒幾天就把一眾人都勾的動不動往他身邊湊,連溫酒身邊的小侍女們也不能幸免。

    到帝京那天已經是五月中旬,沿途芳菲盡落,枝頭結了青果,池中小荷初露,蜻蜓蝴蝶來去穿梭,輕輕立上頭。

    謝玹這個首輔大人一大早便帶著文武百官出城十里相迎,謝府一家老小也早早同眾人一道來接,官道兩旁更是站滿了聞訊而來的百姓。

    這些個人伸長了脖子,等著陛下帶著財神娘娘回城,議論紛紛:

    “聽聞這個馬上要做咱們皇后娘娘的西楚女君就是當初的謝家的少夫人!”

    “可不是就是溫小財神!”

    “是啊,難怪陛下登基三年都不立后不納妃,這世上除了溫財神還有誰能入咱們陛下的眼啊?”

    “這可真是天意弄人,好事多磨啊!老天爺開眼啊,有情人終成眷屬!”

    溫酒所在的馬車行至,緩緩停了下來,恰好把眾人議論的這些個話都聽入了耳中,莫名的有些想笑。

    她掀開車簾,朝外頭看了一眼,只見頭發花白的謝老夫人站在謝玹身側,一家老小都翹首以盼,心中頓時感觸萬千。

    就在她看向謝家眾人那一瞬間,官道兩旁文武百官齊齊跪迎,齊聲高呼:“參見陛下娘娘!陛下娘娘萬歲千秋!”

    數不清的百姓跟著跪拜問安,無數人的高呼聲重疊在一起,驚得溫酒素手輕顫,不由得放下了車簾,轉頭問謝珩,“不是說悄悄的進城,不擺這些排場嗎?”

    謝珩握住了她的手,笑道:“原先是那么想的,可咱們的首輔大人不肯啊。”

    溫酒眸色微動,不解道:“他為什么不肯?”

    謝珩道:“首輔大人說了,我們大晏就你這么一位娘娘,不來迎你,日后也沒旁人可迎了。”

    其實是三公子說,西楚皇室的人都死絕了,那些個官員又沒幾個能靠得住的。

    他要出城來迎一迎阿酒,好叫那些個想把女兒送進宮里的老糊涂們瞧清楚了,只要他這個首輔大人在一天,阿酒就有人撐腰,看誰敢來找不痛快!

    謝珩覺得甚有道理,阿酒是要做皇后的,排場要足,場面要大,才能讓那些個居心不良的人把眼睛擦亮了,曉得晏皇陛下陛下心里只有這么一個心上人,分不出半點縫隙讓旁人鉆空子。

    這必要時候,還是要講一講排場。

    連謝家老夫人這個輩分最高的長輩都出來接她了,這天下還有誰能得謝家人如此厚待?

    溫酒聽他這樣說,心下便明白了幾分,?“那也不好讓祖母跑這么遠來接我,你們也不勸勸!”

    謝珩揚眸道:“是祖母想你了,多等一刻也等不住。”

    溫酒抬手點了點他的鼻尖,“什么話都被你說了。”

    謝珩低眸含笑:“那你親我一下,下次我就聽著你說,不插話。”

    溫酒推了他一下,“外頭這么多人,你這當陛下的還沒個正行,成何體統?”

    謝珩靠在車廂上,一臉“反正我就這樣”、“體統是個什么玩意?”的表情。

    溫酒一時無言。

    恰好這時候,侍女們伸手掀開車簾,恭聲道:“恭請陛下、娘娘!”

    溫酒起身就要往外走,謝珩卻先她一步走出了車廂,而后回頭伸手來扶她,這動作熟練至極,無限溫柔。

    落在眾人眼中,又是一陣的驚嘆感概。

    溫酒笑著伸手放到謝珩掌心,任他扶著下了馬車,一句話都還沒來得及開口說。

    便見一襲絳紫仙鶴袍的謝玹上前兩步,躬身施禮道:“謝玹恭迎長兄長嫂!”

    他這般禮數周全,搞得身后正打算蹦起來的一雙龍鳳胎也連忙收了勢頭,規規矩矩的上前,有模有樣的學著行禮問安,嗓音清脆道:“謝子安/謝紫姝恭迎長兄長嫂!”

    昔日稚氣滿身的小六小七如今已經不比謝玹矮多少了,尤其是剛到豆蔻年華的謝小六,婷婷裊裊初長成,已然是個不可多得的小美人了。

    謝珩極其自然的扶起了謝玹,還順帶著伸手拂去了三公子身上的落花,含笑同他道:“等久了吧?”

    首輔大人不說話,儼然一副不茍言笑模樣。

    溫酒卻曉得他心里指不定還在生他們這一路慢悠悠回來的氣。

    她也不說破,當即和謝珩異口同聲的讓群臣眾人都免禮平身,而后伸手扶了兩個小的一把,“都是自家人,何必如此多禮。”

    謝小六道:“就是見了嫂嫂,我們才愿意行禮的呀,若是換了旁人,管她身份高到天邊上去,我也只會讓她站到一邊去?”

    “收住收住!”謝小七看小六這樣模樣就發愁的緊,連忙小聲提醒道:“這么多人看著呢,三哥也在,小心他回去之后又罰你繡花!”

    謝小六秀眉微皺,趕緊的挽住了溫酒的手,“嫂嫂回來了,我以后就不歸三哥管了!小七啊,你以后就自個兒在苦海里哭吧!”

    一旁的謝玹聞言,涼涼的瞥了小姑娘一眼。

    謝小六立馬就往溫酒身后躲了躲,小聲道:“嫂嫂,你不在的時候,長兄也沒工夫管我,三哥對我好兇啊!你回來可太好了,我以后就不用整天被三哥罰著抄書繡花了!”

    溫酒從小姑娘說的這些話里,充分的體會出了她對三哥的怨念,不由得想起自個兒從前一見謝玹就慫的毛病來。

    心下感概了一聲:三公子可是小姑娘的克星。

    溫酒安撫了小姑娘兩句,便同謝珩攜手一道走到謝老夫人人面前行禮問安:“祖母萬安,三叔三嬸向來可好?”

    她這禮剛拜下去一半就被謝老夫人扶住了。

    老祖母眼中含淚,無比欣慰道:“回來就好,回家就好啊!”

    謝三夫人抹著眼角,連聲道:“我們好的很,看到你們回來就更好了。”

    謝玉成一邊給自家夫人遞帕子,一邊道:“這么多人瞧著呢,你別哭了。”

    謝三夫人一把將他手里的帕子拽了過去,轉頭就往謝老夫人手里遞,“這是喜極而泣你知道嗎?我是高興!”

    謝玉成被她堵得說不出話來。

    剛好這時候,謝萬金從后面的馬車里下來,大步上前來,喊過:“三哥。”

    他又朝祖母行了一禮,道了聲:“祖母萬安。”

    四公子看著爹爹對阿娘素手無策的模樣,哈哈笑道:“瞧把阿娘高興的,不知道還以為你兒子帶了媳婦回來呢!”

    手★機★免★費★閱★讀★請★訪★問 ↑半畝方塘書院↓『m.tusuu.com』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陕西11选5直播开奖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