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三十七章 這無處安放的魅力

    免∝費∝小∝說∝閱∝讀∝請∝訪∝問 ↑半畝方塘書院↓『www.bdqolbkj.cn

    以符文的完成度來看,淺藍色是最基本的完成標準,深藍色則屬于是完美檔次,這次是成功了。

    兩次就成功,對于一名還在學習基礎的第一秩序符文師來說,這是一個相當了不起的成績。

    “厲害!音符你太厲害了!”摩童率先鼓掌,自家族中兄妹,面子肯定要給足。

    “技法是前人總結,確實是一種精華的提煉,但過于注重不一定是好事,那太死板,終歸還是要靈活運用,最后形成自己的東西。”李思坦對此贊不絕口:“音符,你很有天賦,理解東西很快,要保持住這份兒靈感,最好的方式就是不要約束自己的思想。”

    “謝謝李思坦師兄,音符記住了!”音符是真的很開心。

    以前在八部眾,老師總強調各種調鐫刻技法才是基礎,新手要打好基礎,哪怕是鐫刻符文時的身體姿勢,都絕不容許她出任何一丁點的錯,可她明明已經把這些步驟做到了自己所能掌控的極致,卻仍舊要五六次才能成功一次,始終無法提升這個成功率。

    但來玫瑰學院僅僅只是一個多月,李思坦師兄的反其道而行之,說技法可以先放一邊,抓住成型的感覺才是真正的入門,包括此前的各種基礎教導都只是在引導而并非死框架。

    一開始時她還有些糾結,可今天只用了兩次嘗試就成功,而且她知道這不是巧合偶然,自己就算立刻再畫第三次,也能成功!

    這是真正的進步,這大概就是人類符文師與八部眾符文師的區別吧,本質與表象,音符總算明白了。

    李思坦師兄真的是太厲害了。

    “師兄,我也試試!我也試試!”摩童滿眼都是眼熱,他感覺總算是找到信心了。

    他可不像音符一樣會那么多亂七八糟的鐫刻技法,他就只知道一個平刻,可沒想到,原來光用平刻也是可以鐫刻符文的。

    這個簡單,平刻的話,自己也會啊!再說了,李奇堡的巫術,這幾天自己背書都背的是這個,圖形早已牢記在心。

    誰說摩呼羅迦只會打架的?今天老子就要為摩呼羅迦正名!哪怕就是比腦子,我們摩呼羅迦都是最棒的!

    符文繪筆入手,腦海中回憶著這些天來練習了幾十次的圖案,摩童簡直是信心百倍,可還沒等開始動手,桌子上的璐璐托卻不配合了。

    璐璐托趴在桌子上,鼓脹脹的肚子收起來了,背上的肉翅微微提起,擺出防御姿態,相當警惕的盯著眼前這個男人,小眼睛里滿滿的全是戒備。

    摩童渾然不覺,興沖沖的提著魂刻刀就沖上去:“來來來,把你的肚皮翻過來,快點!”

    ‘璐璐!璐璐!’

    璐璐托感受到威脅之意,嚇得連叫兩聲,朝后退了一步,背上的小翅膀提得更高了。

    這就有點尷尬了,只聽旁邊李思坦笑著說道:“璐璐托親近人類,也對人類的情緒相當敏感,它們喜歡平和的靈魂,摩童師弟,這其實也是一項延伸訓練,學習符文一道要隨時都保持住平和的心,不能急躁。”

    “是是是,抱歉,我剛才太激動了,咳,小璐璐,乖,過來,我疼你……”

    摩童趕緊換了個‘溫柔’的聲音,只是這聲音的‘溫柔’簡直讓老王聽得一身雞皮疙瘩。

    好說歹說,連哄帶騙,摩童足足折騰了三四分鐘,才在看不下去的音符的幫助下,讓璐璐托成功翻過身來。

    摩童深吸一口氣,是時候展現真正的技術了!

    魂力的灌注相當剛猛有力,魂刻刀瞬間就閃耀起來,摩呼羅迦出來的,別的沒有,就是魂力多!

    單純的平刻技法其實沒有太多技巧可言,符文圖案畫得也還算中規中矩,看得出來摩童確實是背地里自己臨摹過的,只可惜,這玩意它真不是讓你畫畫。

    不懂得那每一個線條的意義,沒有賦予其靈魂,單純的臨摹一個圖形沒有任何意義,有形無神只是徒費魂力而已。

    這已經不是畫得好不好的問題,這是壓根兒就都不明白符文到底是什么東西,這段時間純粹算是白學了。

    李思坦看得微微搖頭,老王打了個哈欠,音符則是偷笑不已。

    一個看似完整的圖案已經畫完,催動魂力激活,可是別說激活成功,符文陣壓根兒就沒有任何反應,連閃一下都沒有。

    “師兄,讓我再來次,這次一定行,剛才我畫得太急了!”

    李思坦張了張嘴,看在摩童一臉著急的份兒上,終歸還是沒有阻止。

    摩童額頭有點漲紅,肯定是剛才哪里的細節沒弄對,這次他畫得更仔細了,可問題是,畫得也更慢了,奶奶的,絕對不能在王峰這家伙面前丟臉。

    璐璐托被他在肚皮上搞得癢酥酥的半天不完事兒,有點不耐煩的伸出小爪子搓了搓肚子,已經畫好了一半的圖案被破壞,逼得摩童不得不趕緊修補。

    可這符文哪里能修補,越修補就越不對;越不對他就越著急,手上的勁兒開始越來越重。

    璐璐托開始扭來扭去了,有點想要擺脫魔掌。

    “乖、乖,不要動,不要動。”摩童開始上手,滿頭大汗的按住它的四肢和身子,一邊畫還要一邊按也是不容易了。

    本來就不喜歡他,璐璐托這下更不樂意了,人家其他人都是一下就完事兒,偏偏就你拖拖拉拉、嘰嘰歪歪還要上手。

    摩童越按它就越掙扎,越掙扎對方下手就越重。

    ‘璐璐璐璐’

    璐璐托尖叫起來。

    “臥槽!”摩童也終于被成功逼瘋了,指著那只璐璐托暴跳如雷:“丫的,叫你不要動啊!不要看你是坨肉,老子一樣打死你啊!”

    “噗!”音符忍不住笑噴了。

    “師弟,光說不練王八蛋。”一旁的老王淡淡的說道。

    但是摩童并沒有真的上當,一臉的不服氣,“師兄,都是這只璐璐托不好,太不配合了,換一只,我一定能行!”

    “沒事,”李思坦也是趕緊將那只驚恐的璐璐托抓回了籠子里,再也不敢讓他試下去,實驗室里培養一只能熟練配合的璐璐托也不容易,這只七號已經服役半年了,一直都表現得很好,說的那個一點,大家都有感情了。

    “回去后還是先多熟悉一下符文的理論基礎吧,符文鐫刻不是照圖硬搬,當然,你的進步我還是看在眼里的,至于具體實驗,嗯……下次下次,下次會有機會的。”

    說著,不給摩童爭辯的機會,李思坦已經趕緊轉移了話題:“王峰師弟,你也來試試吧。”

    “要不,我就算了吧。”老王趕緊擺手,他指著胳膊上被校長之前打的淤青,無可奈何的說道:“師兄你看,前幾天摔了一跤,還腫著呢。”

    “摔了一跤,你是小孩子嗎?”旁邊原本還在垂頭喪氣的摩童頓時就重新鼓起了勇氣,“這點小傷算什么,是不是男人?”

    “哎,師弟,你啊,本來我不想說的,前兩天陪卡麗妲校長切磋了一下,受的是暗傷……”

    “又吹牛,卡麗妲殿下一個指頭就能點死你,來,這是我們摩呼羅迦的靈玉膏,管你什么明傷還是暗傷,立刻就好!”

    “真的假的?”老王接過來嗅了嗅,這小子總想害自己。

    “那是摩呼羅迦的圣藥呢。”音符在旁邊笑著說道:“一般的傷勢極為有效,平時連黑兀凱想找摩童要一點,他都舍不得,竟然對王峰師兄這么大方。”

    音符很開心,連摩童這么認死理兒的人都終于改變對王峰師兄的看法了。

    果然不愧是王峰師兄,每個在他身邊的人,終歸都會被他高尚的情操所感染,這就是真正的人格魅力。

    摩童撇了撇嘴,這不是計較的時候,他一定要揭穿這個人的真面目。

    王峰則是已經嗅到那瓶子里傳出清幽的香味,帶著一點淡淡的苦澀感,確實是摩呼羅迦專治跌打損傷的圣藥無疑,絕絕對對的好東西。

    看來這傻愣小子應該是有身份的,向來能陪著吉祥天來人類世界都不會是普通人。

    “哎呀,這怎么好意思呢。”

    “沒事,我們都是同門師兄弟,相互幫助是應該,我摩童不是小氣的人!”摩童催促道:“王峰,你趕緊敷,然后抓緊時間畫符文,不然一會兒都下課了!”

    “好師弟,真大氣!謝了,我回去就敷,這里有音符嘛,不方便脫衣服。”老王直接就把整瓶都往懷里一揣。

    摩童張大嘴巴瞪直了眼睛,張了張嘴,這家伙還要臉嗎?老子可沒說把整瓶都給你啊!

    他正想要回來,卻見王峰掄了掄胳膊:“咦,突然感覺又沒那么疼了,李奇堡的巫術嘛,師兄,我來試一試。”

    老王相當感慨,自己還是很講江湖道義的,拿了人家的好東西,總要滿足人家一點小小的愿望,不然下次可就沒傻子來照顧生意了。

    摩童硬生生把已經到嘴邊的話給吞了回去,先看他丟臉,然后在要!

    李思坦將另一只璐璐托提了出來放到王峰面前。

    手里握著魂刻刀,看著被李思坦捉出來的璐璐托,老王其實也是有些興起的。

    在璐璐托上練習符文,這感覺已經是好久以前的事兒了,所謂萬丈高樓平地起,想當年,自己也曾是騎在這小可愛的肚子上奮戰過上百個通宵的真漢子。

    璐璐~璐璐~

    還沒到王峰手上,璐璐托就叫了起來。

    旁邊摩童的嘴都要樂歪了,果然和自己是一個水準,嘿嘿,等著瞧,光是安撫著小東西就夠你……

    璐璐托的眼睛都亮了,還沒等李思坦放手,那背上的小翅膀一張,直接就沖起來撲到老王的懷里。

    王峰下意識的托了一下,小家伙已經迫不及待的把腦袋頂在老王的胸口前蹭來蹭去,小爪子不停的搓,一臉陶醉,那撒嬌的姿態,別說音符,連李思坦一時間都看得怔住了。

    璐璐托雖然親近人類,但自身是有點小傲嬌的,一般來說只有在非常熟悉的人面前或者靈魂比較特別的人才會表現出如此乖巧撒嬌的一面。

    像剛才的音符,即便她屬于是璐璐托喜歡的那一類,可因為不夠熟,最多也就是有好感,比較順從她而已,絕對不至于一見面就去撒嬌,可王峰這……

    “翻身,快點!”

    王峰才懶得搭理,老子是直男,魂刻刀毫不客氣的敲到璐璐托的腦袋上。

    按理說,璐璐托這種傲嬌的小東西肯定是會表示不滿的,可偏偏,小家伙非但沒有絲毫不滿,直接就順從的翻身了。

    不但將它白嫩嫩的肚子挺起來,還生怕老王畫得不舒服,連四個毛茸茸的小爪子都平展開,擺了個最方便老王畫的姿勢。

    摩童已經徹底張大了嘴巴。

    這、這、這姓王的竟然連畜生都不放過!這是給那畜生灌什么迷魂湯了?

    麻蛋,明明自己長得比較帥,怎么連畜生都會偏心眼兒啊!

    手★機★免★費★閱★讀★請★訪★問 ↑半畝方塘書院↓『m.tusuu.com』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陕西11选5直播开奖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