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三十八章 世界何其不公

    免∝費∝小∝說∝閱∝讀∝請∝訪∝問 ↑半畝方塘書院↓『www.bdqolbkj.cn

    老王可不太習慣將璐璐托放在桌子上,彎著腰太累,而是直接拿在手里,這玩意在符文練習早期還是很有用的。

    王峰左手隨隨便便的托著璐璐托,魂力往魂刻刀中灌注,提刀就刻。

    他的速度太快了,幾乎都沒讓人看清,只短短不到十秒時間,一個李奇堡的巫術符文就已經完整的出現在了璐璐托背上。

    旁邊三個人都是寂靜無聲,李思坦的眼中隱藏著一絲驚訝,音符的眼中滿是疑惑,只有摩童的眼中滿是茫然。

    這十幾秒發生了什么?

    這就完了?

    這家伙亂畫的吧?

    魂力構成的線條微微映耀,老王催動魂力激活,可原本應該順理成章的最后一步卻是出了岔子,符文在微微閃耀后立刻就黯淡下來。

    明顯能感覺到當符文微微閃耀燃燒時,他手中的璐璐托似乎有點小難受,但居然愣是保持著一動不動的姿勢。

    “失敗了。”老王滿不在乎的將璐璐托遞了回去。

    摩童這次終于反應過來了。

    臥槽,搞得牛氣沖天的,還不是失敗!

    不過這家伙可真是奸詐啊,竟然故意畫得這么快,連失敗都顯得比自己高級一點。

    “王峰,你這個不行啊,”摩童不服:“再來一次,再來一次!我跟你說,不要這么急,水平不夠你就慢點畫!你學我!”

    “要不,算了,可能還需要練習?”老王說道,他并沒有在小孩子顯擺的興趣,畢竟是要做大事的人。

    可旁邊音符有些激動的說道:“王峰師兄,可以再畫一次嗎?”

    她頓了頓,認真的說道:“我剛才好像找到了一種感覺,但過程太快了,我想再看一次,師兄,可以嗎?”

    小音符師妹如此認真的請求,這個就不好推辭了,畢竟小音符可是自己現在最大的金主。

    “那好吧,既然是師妹想看……”老王只能再拿起魂刻刀。

    同樣的過程,同樣的時間速度,甚至整個圖形的每一次落筆都沒有絲毫偏差,但最后灌注魂力的過程仍舊是失敗。

    可這次,原本眼中只是有些許驚訝的李思坦,眼神卻已經完全變了。

    符文鐫刻的基本手法不外乎就是鑿刻、平刻、灌刻那十幾種,控制魂力灌注時的強弱,控制落刀的快慢,這是為了鐫刻出符文中的‘神韻’,是前人千錘百煉后提取出來的技法精華。

    像音符這種初學者需要的是盡量簡化,因為無法掌控自如;而高段位的,則是講究將十幾種手法真正融匯貫通,在不同的地方合理運用。

    但王峰師弟卻這兩個段位都不是。

    他的手法壓根兒就沒有具體的形態,在摩童看起來似乎都是平刻,動作相當的隨意,可在李思坦的眼中,卻看得出潛藏在那份兒隨意下的,是領會了各種刻法精髓后的一種大道至簡!

    之前第一次的時候,王峰畫得太快了,而且李思坦當時也沒真正重視,還不太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可這一次他卻是看得明明白白。

    這哪是什么初學者的段位,這絕對是一個已經相當資深的符文師才該有的手法。

    可是,師弟才只是學習了符文幾個月的初學者啊!

    如果用常理來推斷,這必然是不可能的,但師弟顯然不是常人。

    師父常說,符文之道的上限不看努力,只看天賦,師弟這天賦真的是……真的是讓自己有點汗顏無地了。

    “你看你,王峰,你又失敗了。”

    自己失敗了兩次,王峰也失敗了兩次,這下大家就算扯平了,以后在師兄和音符面前,王峰和自己一樣,都是失敗兩次的人。

    摩童其實很想哈哈大笑,但那明顯就落了下乘,這種時候就該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他忍著笑,故作關心的拍了拍老王的肩膀:“王峰,淡定淡定!失敗是成功之母,只要你繼續努力,我相信你可以的。”

    王峰無奈的聳聳肩,看了看李思坦。

    “王峰師兄,能、能再畫一次嗎?”音符的聲音有點顫抖,眼神中充滿了期待,她雙手合十舉高高:“我真的好想再看看,拜托~~!”

    “不要了吧……”老王有點為難了。

    自己還是個很厚道的人,所謂拿人錢財與人消災,一瓶靈玉膏都收了,總要讓人家傻樂一下不是,這樣才有回頭客。

    “王峰師弟,”李思坦卻是微笑著,師弟這是在故意藏拙啊,以他那樣的技法,就算畫第三秩序符文都夠了,何況第一秩序符文:“音符想看就再畫一次吧,你的筆法很有意思,我也想再看看。”

    “對對對!再來一次再來一次!”摩童終于樂開花了,那樣王峰就會是失敗三次的人,就將永遠被自己踩在腳下:“要對自己有信心,你剛才其實就是畫得太快了我跟你說,符文一道啊,切忌心急……”

    老王本來都想算了,可連人家花錢的都這樣要求了,那還能怎么辦呢?

    老王是個有良心的人。

    第三次……

    “不知道是不是我錯覺,我覺得王峰師兄畫得比李思坦師兄還要好呢。”音符完全陶醉其中,抑制不住,終于還是脫口而出。

    “音符,你這樣我就要說你了,怎么可以為了安慰某人而不尊重……”

    “你的感覺非常正確。”李思坦當然不屑于去解釋自己平時只是教學手法,微笑著開口說道:“王峰師弟的鐫刻技法確實已經是登堂入室了!而且說實話,這只是一個第一秩序的低等符文,還完全看不出王峰師弟的上限啊。”

    旁邊本來等著看笑話的摩童瞬間就張大了嘴巴。

    這家伙明明是失敗啊!和我一樣的失敗啊!

    你們吃錯藥了?你們在說些什么?你們怎么可以這么偏心眼兒!

    第四次……

    “王峰,行了行了,別裝了,你看你又失敗了!”摩童覺得不能再裝下去了,今天必須要把話挑明,否則天知道那一老一小還能夸些什么出來,真是受不了大家這不公平的區別待遇:“都給你說了你畫得太快了,就是不聽取別人的意見!”

    “摩童,你不懂這個的啦。”

    “音符你怎么老幫他!我說的本來就是嘛,你看璐璐托的肚皮都被他畫得亂七八糟了,這個小可愛好可憐!被他嚇得一動不敢動,肯定是被他用什么邪惡的方法威脅了!”

    “王峰師弟。”李思坦看了一眼旁邊憤憤不平的摩童,意味深長的對王峰說道:“不張揚、不驕傲,這是一種好的品德,但作為師兄,有時候也需要在師弟師妹們面前樹立一個榜樣,這不等于炫耀。”

    臥槽!

    摩童眼睛都瞪圓了。

    王峰失敗了就是不張揚不驕傲,我失敗了就是蠢,就不給我試第三次。

    李思坦師兄,你們是不是有一腿?!

    “王峰師兄加油!”音符的眼中亮光閃閃。

    老王也是無奈。

    其實他還真沒有刻意去失敗什么的,畢竟李思坦是個識貨的人,故意失敗有點太容易穿幫了,有些鐫刻習慣是藏不住的。

    所以本來就只是隨便畫畫,成就成,不成就不成,反正因為靈魂匹配的關系,成功率就這樣,愛咋咋的。

    之前以為隨便畫兩次,讓李思坦看個意思、讓花錢的摩童滿足一下就算蒙混過去了,可哪想到現在沒完沒了。

    算了,再畫一次吧。

    老王打醒精神,一個第一秩序符文讓自己畫五次,也真的是醉了。

    十分之一的成功率這種事兒,說白了其實就是碰運氣,說不定第一次就成,也說不定第十次才成。

    這次的運氣不錯,最后一步時,魂力的引導異常順利。

    整個圖紋在魂力的催動下緩緩激活啟動,但又不同于之前李思坦成功時的深藍色,也不是音符成功時的淡藍色,一片鎏金的色彩從符文上鍍過,緊跟著閃耀出金色的光芒!

    同樣的符文根據完成度的不同,顯現出的色彩也是不同的,一般的是音符那種淡藍色的光芒,然后就是李思坦出手時繪制的標準2%的‘李奇堡的巫術’,那是深藍的色彩,算是將魂晶粉末的功效發揮到最大,讓它在符文的推動下,一瞬間‘燃燒釋放’出了所有的能量。

    可在這所有標準之上則還有另一種色彩,金色!

    通過完美的融合,超越符文和材料本身的極限,將整個低級符文強行推向更高的領域!

    老王很淡定,他真沒想裝逼,而旁邊音符和摩童早都驚呆了。

    甚至連早有心理準備的李思坦,此時都露出了驚訝的表情。

    完美之上的極限,極限之上的升華!

    這樣的金色符文,是每一個符文師的追求,就算是自己、自己的老師霍克蘭院長,這種金色符文都只能是妙手偶得,可遇而不可求。

    可王峰師弟,竟然試了區區五次,就這么信手鐫刻出來了!

    這!

    天才,奇才!

    一個初學者竟然鐫刻出了金色符文,不管這是巧合還是其他任何理由,都絕對無法掩蓋其天才的光芒!

    何況,那已經登堂入室的嫻熟鐫刻技法可絕不是什么巧合!

    玫瑰圣堂曾經是靠符文起家,名揚天下的,可近些年,除了當初自動放棄了符文的卡麗妲校長之外,已經很久沒有再出過一個像樣的符文人才了,以至于連最后這點遮羞布都不再,被裁決圣堂按著一頭窮追猛打。

    但是現在不同了!

    “王峰師弟,”李思坦意味深長的看著老王,眼中已經不再只是以前的那種單純的欣賞,而是多了一分敬重,更多了一份兒厚望:“了不起!”

    他沒有把話點得太明,王峰師弟的低調是對的,旁邊還有兩個師弟師妹呢,如果真明白這個金色符文所代表的意義和難度,那他們恐怕會被打擊到懷疑人生。

    “哪里哪里,這完全是運氣好!當然,更是仰仗于師兄的指點,正是因為師兄因材施教,認真又不刻板,自由中帶著嚴謹,傳承中蘊含著創新,才會有王峰今天的進步啊!如果換個別的老師,那是萬萬不行的!”

    老王一臉恭敬:“音符師妹,摩童師弟,我們能在這里相聚,能和師兄一起學習,這都是緣分,命中注定的,其實每次看到師兄都像我那失散多年的兄長……”

    旁邊摩童原本張大的嘴巴瞬間合攏,臉上肌肉有點抽搐……馬屁精!

    那家伙明明是蒙了五次才對了一次,如果給自己五次機會,自己也可以……至少可以成功一次吧?

    這世界何其不公!

    李思坦微微一笑,“師弟,我期待你的未來成就,我會向學院反應的。”

    別的不敢說,但在因材施教這方面,連老師都夸贊過自己,否則偌大一個符文院,也不會讓自己代替院長來給兩個特殊的八部眾上課,只是年輕人都有點狂妄,像師弟這樣謙虛穩重的,是大才,自己要跟院長和校長好好陳述一下,這樣的人才要重點培養。

    這、這它貓的是要還是人嗎,失散多年的兄長?這個無恥之徒的下限到底在哪里!

    摩童聽得連腦瓜仁兒都嗡嗡嗡的響。

    “那我們今天還是先下課吧。”

    李思坦也是趕緊打斷,不過心中卻是暖暖的,這個王峰師弟委實是太重情重義了。

    “辛苦師兄了!師兄再見!”

    老王美滋滋,拍馬屁只是順手,李思坦是對付卡麗妲的一張牌,要用好。

    符文也好、魔藥也好,對自己來說都沒區別,操作不是難事,難的是最后捅那一下。

    上次十次才成功,今天五次就成功了,說明這東西還是可以碰運氣的。

    看來下次煉制魔藥前一定要先焚香洗手,虔誠禱告,那說不定三十支魔藥的尾款很快就可以一次性拿到手里了。

    是時候讓范特西出手去搞藥材了!

    王峰美滋滋的走了,摩童稍微有點疑惑了,難道王峰真的有符文上的天賦?

    ……總覺得自己缺了點什么,遺忘了很重要的東西……

    手★機★免★費★閱★讀★請★訪★問 ↑半畝方塘書院↓『m.tusuu.com』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陕西11选5直播开奖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