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四十一章 這瓜又大又綠又甜

    免∝費∝小∝說∝閱∝讀∝請∝訪∝問 ↑半畝方塘書院↓『www.bdqolbkj.cn

    “隊長,做任何事情都要有毅力。”

    溫妮甜甜的說著,心里卻有一百個盤算。

    臥槽,有沒有人來打賭啊?賭一萬里歐也行啊,讓老娘也賺點零花錢,這群窮鬼太不給力了!

    那邊的蕾切爾才剛剛坐下,策劃一場活動其實是件很累人的事兒,從場館布置到人員分配,這兩天她也是忙壞了。

    但很值得,她和洛蘭是各取所需,看得出來洛蘭對這次活動很滿意,幫他抬高人氣的同時,在自治會那邊也能算一個不大不小的功績,到了洛蘭那個份兒上,已經不是再單純的追求武力和成績這些,他需要威望和影響力。

    至于自己……

    “蕾切爾。”

    她正想著的時候,范特西已經過來了,在沙發面前局促的搓著手,滿臉堆笑:“能、能邀請你跳個舞嗎?”

    蕾切爾疲憊的揉了揉太陽穴,微笑著說道:“真的很累了,下次吧。”

    作為自己魚塘里不給甜頭還能持續輸出的,也就是這個范特西了。

    “啊!”范特西愣了愣,關懷的問道:“是不是哪里不舒服?頭疼嗎?”

    “就是有點疲倦,沒事兒,你去找你的朋友玩兒吧,我自己坐會兒就好。”

    “好好好,你坐著休息!那、那不要喝酒了,我去幫你倒點熱水!”范特西自報奮勇,一溜煙兒的就往長桌那邊跑,可等他端著熱水跑回來時,蕾切爾的沙發邊上已經多了個男人。

    馬坦,范特西認識,巫師院的三年級生,也是蕾切爾他們那個戰隊的副隊長,在學院里也算是有點牌面的人物。

    “跳舞了跳舞了!坐著干嘛!”馬坦的身高不算高,一米七左右,比穿著高跟兒的蕾切爾足足矮了半頭,可表情卻很嗨,似乎剛剛才在舞池里熱身了一回。

    他一把就拉住蕾切爾的手,雖然是巫師院的人,但到了他的身份只要有美女就有他。

    蕾切爾被他從沙發上拉了起來,臉上卻并沒有怒意,只是笑著說道:“讓人家休息一會兒都不行嗎?”

    “跳舞就是最好的休息!出來玩兒嘛,嗨起來!”他一巴掌就搭在蕾切爾的那豐滿的臀上。

    “手!”蕾切爾輕輕在他手上拍了一下。

    “嘿嘿,感覺又豐滿了,干嘛,怕被洛蘭看見嗎,他忙著呢,”馬坦一臉賤笑:“蕾切爾,別忘了,是我介紹你進入戰隊的,過河拆橋可不行哦。”

    “馬坦師兄,你真是的,大男人還這么小氣,人家只是有點不太舒服,而且,這不是為了師兄的形象嗎,萬一莉娜師姐誤會就不好了。”

    “沒事,你師兄我扛得住。”話這么說,但手果然老實多了。

    兩人是各取所需,馬坦就是好色,而蕾切爾想往上爬,兩人一拍即合,只是蕾切爾最近一直各種舔洛蘭,讓馬坦也有點不太爽。

    端著熱水一路小跑的范特西看得目瞪口呆,眼看著兩人都拉拉扯扯的進舞池了,才想起來喊道:“蕾切爾,你的熱水?”

    “謝謝,我好多了,你喝吧。”蕾切爾回眸一笑,讓范特西心里暖暖的。

    “那胖子是誰啊?”馬坦一臉的壞笑,到了舞池里,“別跟我說是你遠房親戚,這基因也對不上號啊。”

    “別亂說,一個普通朋友,挺關心我的。”

    “什么關心,你看那死胖子一臉的壞樣,眼睛就沒從你胸上挪開過,是不是,嗯?”馬坦壞笑道。

    “沒有,我們之間很純潔的,他是好人。”

    “我也是好人,嘿嘿。”

    馬坦的臉都快埋到蕾切爾胸上了,已經被她用手輕輕的推了好幾回:“這種貨色你可千萬不能搭理,一旦粘上了甩都甩不掉,一會兒我找人幫你教訓教訓他!”

    “這是洛蘭學長的舞會,你想鬧事兒啊?”蕾切爾笑著說道:“好了好了,我會找機會和他說清楚的,你別惹事兒。”

    看到范特西失魂落魄的端著一大杯熱水走回來,溫妮的肚子都快笑疼了,要不是還想保留一點人設,她真想跳起來幫范特西撒個花,再開個香檳給他紀念一下。

    “阿西八哥哥、阿西八哥哥!那個男的好討厭哦,你看他的手還亂摸!真是沒禮貌!”

    范特西尷尬的笑了笑,灌了一大口熱水:“小孩子家家的懂什么,那男的是蕾蕾她們戰隊的副隊長,是戰友,他們是正常的交流!”

    “來來來,吃個瓜。”老王遞上去一塊綠油油的地龍瓜:“你看這瓜它又大又甜,顏色也正。”

    范特西接過瓜咬了一口,一臉的惋惜:“蕾蕾身體還有點不舒服,唉,都怪我沒本事。”

    王峰和溫妮面面相覷,大哥,人家都能360旋轉了,還身體不舒服,她舒服的時候能飛嗎?

    “阿西八哥哥,喝口水。”溫妮相當興奮的遞過去一杯青幽幽的蘋果汁,手里還拿著一塊抹茶蛋糕:“再吃口蛋糕!”

    “蛋糕不用了。”范特西喝了口蘋果汁,沒接蛋糕,只是嘆息道:“阿峰,如果我們老王戰隊能有那樣的實力太多好,我們還有兩個名額呢。”

    “兄弟,什么都別說了,喝酒喝酒。”

    勁爆的音樂不斷,舞池里跳得很嗨,酒過三巡,大家的情緒也都跟了上來。

    烏迪還在拼命的吃,隊長說過要把長桌上的東西吃完的,他吃得肚子都鼓起來了。

    范特西則是抱著個酒瓶開始在那里自個兒唱著‘她的純潔她的美’,坷拉坐在沙發外側,看著這五光十色的舞會,心中卻是平靜無波。

    和出生北方貧寒的烏迪不同,作為南方部族的武姬,她來到這里是帶著一定使命感的,她想要融入人類的社會,想要學習人類先進的東西。

    大陸上的各族對獸人的歧視太深入骨髓了,不可否認獸人曾經被貼上那些蠢、窮、懶的標簽肯定是有其歷史原因的,但獸人也在進步,這些年來,像坷拉這樣有思想的年輕獸人已經越來越多,他們懷揣著夢想渴望改革,渴望改變獸人的處境、改變各族對獸人的固有印象。

    但現實無比殘酷,最可悲的是,她的最大敵人竟然不是外人,而是獸人內部,坷拉也遭到了各種嘲笑。

    而卡麗妲的做法,讓她看到了一線曙光,所以就來了玫瑰圣堂。

    然而進入圣堂之后,她更加體驗到了無處不在的歧視,或許只有這個老王戰隊比較特別,雖然隊員都不太靠譜,但卻沒有這種感覺。

    自己來這里,是干嘛,就怎么坐著嗎?

    那為什么要來?

    總需要有人來踏出第一步的。

    坷拉站了起來,主動又跟侍者要了一杯,她需要一點酒精,給她更多的勇氣。

    “嗨,學妹!”一個渾厚的聲音在旁邊響起,是個相當高大壯實的男生,有兩米三的樣子,聲音也是充滿了粗獷和力量:“我注意你好久了,能和你喝一杯嗎?”

    坷拉靜靜的看了看他,沒有回應。

    “我叫吳昊天,武道院三年級的,學妹叫什么名字?”那男生溫柔的說道。

    他注意這個女生已經很久了,肯定是新生,她沒見過,身材高挑,而且不像一般的柴火妞,特別的性感,像蕾切爾已經很美了,但他感覺這個女生更美,而且一直很安靜,這樣的極品怎么以前沒發現?

    見坷拉不說話,也沒有拒絕就更來勁了,“學妹這身打扮真的贊,在我眼中,你就是我的舞會皇后,不知道能不能請你跳支舞?”

    “我……不太會跳舞。”坷拉緩緩的說道,她的內心也挺掙扎的,但在玫瑰圣堂第一次遇到如此溫柔的聲音,吳昊天也是武道院相當有名的學長。

    “或許有點唐突,但我可以教你,不知道有沒有這個榮幸?”吳昊天很紳士的說道。

    坷拉咬了咬牙,不就是跳舞嗎,有什么大不了,既然要融入人類世界,打破歧視就要主動邁出一步。

    下意識的坷拉的尾巴左右搖擺了幾下,而吳昊天看到這一幕略微愣了愣。

    (老板們,老骷髏在努力存稿,銀子準備好了嗎,等上架的時候你們別害怕就行!)

    手★機★免★費★閱★讀★請★訪★問 ↑半畝方塘書院↓『m.tusuu.com』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陕西11选5直播开奖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