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四十四章 離以身相許還差十個厘米

    免∝費∝小∝說∝閱∝讀∝請∝訪∝問 ↑半畝方塘書院↓『www.bdqolbkj.cn

    “……我知道。”老王好不容易才忍住想暴打他一頓的沖動:“蕾切爾看中的肯定不是你的錢,而是一個男人的上進心啊!你想想,用你父母給的零花錢去買六眼左輪,和你用自己賺到的錢去買H8,哪個更讓蕾切爾動心,這是錢的事兒嘛?這是浪漫,是幸福,是讓人愿意把一生交付給你的安全感啊,我的阿西八!”

    范特西呆了呆,緊跟著眼神就開始迅速的發生變化,從慌張到鎮定,從鎮定到激動,再從激動躍遷為熱血沸騰。

    他猛然抓住了老王的手,激動的說道:“阿峰,我覺得你說的這個話真的是太有水平了!太有水平了!”

    “是吧?”

    “我明天就去搞藥材!還有裁決的衣服,包在我身上了!”范特西總算是找到個方向,又看到了希望的曙光,整個人興奮得不行,腦子也恢復正常:“對了,阿峰,我看那個馬坦道歉的時候咬牙切齒的,阿峰以后你可要小心點,那幫人肯定不會善罷甘休。”

    “呸,就他們?”老王也是松了口氣,總算暫時安撫住這個舔狗了:“那種蠢貨連咱們坷拉和烏迪都打不過,不要鳥他們。”

    哥們是什么人?哥們可是被圣堂和九神兩頭追殺的男人,還怕這么個毛都沒長齊的草雞?

    “不能這樣說,場地太小了,周圍人又多,他們有殺招也施展不開,”坷拉微微一笑:“單論近身肉搏的話,人類不是我們的對手。”

    “說起來,溫妮那小丫頭呢?”老王趕緊轉移話題,主要是感覺范特西又有想舔的沖動。

    “沒見著啊,打架的時候她又沒出來幫忙,自治會的當然不會抓她。”不再憂愁的阿西八總算是恢復了幾分平時的風采。

    “人家又不會打架!”說曹操曹操就到,溫妮在門口露出個小腦袋,然后嘟著嘴蹦了出來:“你們光顧著打架,把我丟在一邊沒人管我,我都快被嚇死了,你還在背后這樣說我!”

    范特西被她懟得有點懵:“不對不對……我記得你在沙發上的時候很嗨啊,你哪有害怕……”

    “人家只是在幫大家加油!人家也很想為大家出一份兒力的!嗚嗚嗚嗚!你冤枉我!”

    “好了好了別哭了,阿西八已經被他的摯愛搞得神志不清了,他記得清楚個屁。”老王安慰。

    范特西不好意思的干笑了兩聲。

    那邊哭聲立止,這尼瑪,哭得跟玩兒似的,溫妮氣鼓鼓的說道:“本來就是嘛!”

    沙沙沙……

    坷拉從屋子角落堆找了些草藥,放在手心里搓碎了,那是范特西陸陸續續的進貨來堆這里,準備給老王煉魔藥的。

    “把衣服都脫了。”

    “你要干嘛?”老王一臉欲拒還迎的樣子:“坷拉你不要這樣,雖然我承認我確實很帥很有魅力,但我也是清清白白的童子身啊,我也會害羞的!要不這樣,你讓他們先出去……”

    “幫你療傷!”坷拉居然沒有生氣,反而是露出一絲難得的笑容:“我們獸人不會煉魔藥,但治療這種傷勢很在行,不會比你們人類的魔藥效果差。”

    “臥槽,真沒勁!”老王翻個白眼,“我還以為你感動的以身相許。”

    “想多了,你個兒不夠。”坷拉直接推倒老王,霸氣的把老王翻了個轉,扯掉他本來就已經破破爛爛的上衣,露出到處是焦黑的背來。

    這還是把對方先偷襲了,只是漏了點電出來,要是真動手,不敢想象,雷巫的手段讓人望而生畏。

    “哎喲喲喲!疼疼疼疼,輕點輕點!”老王疼得嘴都咧歪了,感覺連皮都被搓下來一層,獸人這手勁兒真是夠大的。

    “怕疼你還先動手?”范特西搶白他,認識快一年了,他還真不知道阿峰的脾氣這么大,一直都覺得他很低調來著。

    “呸!”老王白了他一眼,寶寶心里苦,關鍵是對誰都還不能說。

    你以為真是老子想打?

    說到這個老王就來氣,自己是那種動不動就熱血上頭的愣頭青嗎?

    坷拉和烏迪的性格,老王已經算是有所了解了,別看平時挺淡定的,但其實特別自卑敏感。

    當時那種情況,自己如果不管不出手,保證這戰隊回頭就得解散掉,甚至兩個獸人直接退學都不是不可能。自己是無所謂這破戰隊,可卡麗妲那里怎么交代?

    麻蛋,那妖婆不活拆了自己才怪,與其上天樓去再被卡麗妲揍一頓,還不如自己在這里找幾個學生打一架呢,他們還能比老妖婆下手更狠毒不成?

    不過,說來也是奇怪,那個馬坦好歹是巫師學院三年級的代表雷巫,就算是被自己偷襲,可居然會如此不堪一擊……

    之前混戰中手忙腳亂,事后又在自治會勾心斗角,老王一直沒來得及細想,可此時細想起來才覺得有點不太對勁兒。

    對方僅憑一點點散漏出來的雷法,就已經電得自己全身焦黑,這顯然是個有點段位的雷法高手。

    同時,馬坦一開始并沒有直接被砸暈,甚至一直都在嘗試集聚魂力,可全程卻連一個像樣的雷法都沒放出來,要說全是被自己用凳子砸的,這顯然不太符合邏輯。

    對了,當時自己是覺得有什么熱乎乎的東西從身邊貼身而過,而馬坦每每也是在這個時候渙散掉凝聚的魂力……

    肯定是有高手在暗中幫忙!

    是了,說不定是藍天!卡麗妲的那個侍衛長!

    老王頓時心中了然。

    一直都懷疑卡麗妲派人在暗中監視自己,看來很可能就是這個監視自己的人在暗中出手。

    可以嘛!

    老王瞬間感覺心里一萬個舒服,有貼身保鏢就好說,今后誰要敢惹我,老子就直接碰瓷兒,物盡其用嘛,看學院里這些孫子誰扛得住。

    “這是怕不怕疼的事兒嗎?”老王牛逼哄哄的說道:“老子說了,我是隊長!只有我能欺負你們,其他誰敢欺負你們,老子絕對錘他!在玫瑰圣堂,我們老王戰隊橫著走!”

    范特西豎起大拇指:“這話沒得說,不管你們信不信,反正我這次是信了。”

    “王峰哥哥真是英明神武!”溫妮笑嘻嘻的扔了顆瓜子砸到烏迪身上:“烏迪,是不是?”

    烏迪拼命的連連點頭,眼里滿滿的全是熱忱。

    “臥槽,說到英明神武,我倒是想起來了!”老王猛然坐起身來,翻開破破爛爛的衣兜,早上從摩童那里誑來的那瓶靈玉膏居然還在。

    “幸好還沒掉……”老王舒了口氣,這要是掉在舞會上可就虧大了,直接遞給坷拉:“療傷要用這個來抹,好東西!”

    “什么玩意?”范特西憋著疼都想湊過來瞧一眼。

    坷拉扒開塞子嗅了嗅,雖然認不出是什么東西,但也知道必然是上好的外傷膏藥,也不矯情,直接給王峰抹上。

    倒是旁邊溫妮的表情有點驚訝,“這是摩呼羅迦的療傷圣品靈玉膏,你怎么會有?”

    看顏色,聞氣味,應該是沒錯了,可這東西壓根兒就是非賣品,是摩呼羅迦獨有的治愈系魔藥,別說人類了,就算是在八部眾里一些其他族群的上層貴族,都未必能去求到一瓶。

    “切,我有個摩呼羅迦的小弟,既然好用,多抹點,臉上,老子靠臉吃飯的,下手這么黑,哎呦,輕點……”

    手★機★免★費★閱★讀★請★訪★問 ↑半畝方塘書院↓『m.tusuu.com』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陕西11选5直播开奖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