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四十五章 六萬個里歐在招手

    免∝費∝小∝說∝閱∝讀∝請∝訪∝問 ↑半畝方塘書院↓『www.bdqolbkj.cn

    舞會上的事兒,人多嘴雜,那真不是洛蘭說想壓就壓得下去的。

    事情第二天就在學院里迅速傳開了,一個二年級名不經傳的家伙,帶著兩個獸人和一個路人甲,把巫師院三年級的馬坦給揍了,而且還是牛氣沖天的四挑七,這本來就已經是足夠奇葩的事兒,可更讓人津津樂道的卻是事后洛蘭對這事兒的處罰。

    全學院都知道洛蘭和馬坦之間的關系,可結果那個老王戰隊全員屁事兒沒有,反倒是挨揍的馬坦要給對方道歉,還被罰了一個月的義工。

    這操作簡直讓人看不懂,開始有人不停的去深挖背后的故事,連帶著老王的陳年舊事兒也被人挖出來。

    上學期在魔藥院默默無聞,反倒是出過一次重大的實驗事故,把樓都炸了,可卡麗妲校長不但不開除他,還親自指定他去了玫瑰圣殿一般的符文院,要知道今年只有三個新人,另外兩個是乾闥婆的音符和摩呼羅迦的摩童。

    這操作像是那個冷血玫瑰卡麗妲該做的事兒嗎?

    關鍵是,這王峰明面上的身份還是個“平民”,有這樣的平民嗎?

    有點腦子的都不肯相信,這兩年的擴張進來不少有背景的關系戶,這王峰很可能就是其中的boss,而且還主動組隊獸人,你說說,正常人敢這么囂張?

    不管怎么樣,王峰和他的老王戰隊的大名迅速傳遍校園的每一個角落。

    老王這樣三觀奇正的人對于出名是非常不在意的,尤其是他現在需要低調,不過凡事兒都有兩面,外面的猜測倒是讓他們少了很多麻煩,一般人是不敢招惹他們了。

    連帶著這兩天坷拉和烏迪在學院里的待遇都提升了不少,至少沒人當著面兒再吐他們唾沫了。

    靈玉膏絕對是神藥,何況老王只是皮肉傷,很快就好了,不過老王還是懶了兩天。

    與此同時,一身干勁兒的范特西,終于把那魔藥的材料全部湊齊了。

    裁決學院……

    極光城當年可是抵擋九神帝國侵略的中堅力量之一,加上其獨特的地理位置,因此在戰爭結束后,這里直接就留下了兩個圣堂學院。

    玫瑰圣堂和裁決圣堂。

    兩邊都是名校,玫瑰圣堂以符文著稱,裁決圣堂則比較均衡。

    在早期的時候,在符文領域有著卓著貢獻的玫瑰圣堂是穩穩凌駕于裁決學院之上的。

    但隨著和平年代到來以及符文的普及,符文一道要么歸于基礎,要么生澀浩瀚,大眾的追捧漸漸淡化,而裁決圣堂則是抓住這個機會,重視戰斗職業,優待精英階層,推崇個人英雄主義,逐漸反超。

    而到現任裁決圣堂院長紀梵天橫空出世,縱橫捭闔,把人才的挖掘力度推到極致,并在英雄大賽中不斷取得優異成績,碾壓了老對手玫瑰圣堂,其實這也是玫瑰的老校長退休的一個重要因素。

    畢竟身為校長,只是做研究是不行的,每個圣堂背后都牽扯著大量的利益。

    卡麗妲臨危受命,大刀闊斧的改革制造各種話題,怎么說呢,噱頭是有的,但更多是負面的,至于成果,至少目前還沒看到,在大多數人眼中玫瑰依然代表著“老朽”,大家的共識不是一朝一夕形成的,想要改變同樣很難。

    裁決這邊的待遇相當的好,無論導師甚至是學生,連同設施也都要完善得多,金錢力量的差距是目前橫跨在兩大名校之間最明顯的天塹。

    老王和范特西都穿著裁決的制服,這是范特西花錢租來的。

    “你別說,人家裁決學院這衣服材料穿著是真的舒服,裁剪得也到位,連肩墊都是銀質的。”老王嘖嘖道,“這玩意能摳下來嗎?”

    “不能,上次我摳過,結果賠了兩倍。”范特西有種英雄所見略同的感覺。

    裁縫術也是御九天里的生活技能,歸悅然負責,雖然老王沒有深入研究,但審美是培養出來了。

    “行了行了,別摸了,小心讓人看出破綻來,”范特西還是緊張,偏偏那家伙吊兒郎當的:“嚴肅點,這次煉魔藥,我們只許成功,不許失敗!”

    “阿西八,你這樣說我壓力很大啊,這種事情還是要看成功率的。”

    范特西一頭黑線,幽幽的說道:“……我管你什么成功率,反正我是連棺材本都搭上來了,你要是失敗了,我就從帆船酒店的頂樓跳下去,你自己看著辦吧!”

    “阿西八,淡定!”

    穿過那四五層樓高的闊氣大門,照著范特西早就打聽好的方向,沒多久就看到裁決學院著名的魔藥工坊。

    占地面積極大,走進去那門廳都有四米左右的層高,門廳的左右兩側則是長長的走廊,一眼望去有并排的大約三四十間屋子,門口還有個負責登記的家伙,看起來年紀輕輕,應該是兼職的學生。

    規矩是早就打聽清楚了的,和玫瑰圣堂那邊不一樣,只要是裁決的學生,在前臺做個登記就行。

    “姓名,年級。”

    “王三石,魔藥院二年級。”

    那哥們兒一邊登記,一邊瞥了一眼背著個大箱子的范特西,倒是有點狐疑:“這么多藥材?以前沒見過你呢?”

    在學院里,能一次性背一大箱子藥材來煉魔藥的,不是老師就是魔藥學院的明星級學長,要么就是不把錢當錢的神豪學生,絕不可能默默無聞。

    臥槽,疏忽了,老王背后的范特西頓時就有點小緊張。

    王峰無奈的聳聳肩,“我也不想來啊,這不是被逼的嗎,剛前一段時間剛被茶茶導師選中,這不打下手的,我也沒辦法。”

    魔藥院的老師們接點外單,賺點外快這是常有的事兒,一些低品級的,老師們懶得煉制,丟給手底下的得力學生幫忙也早已是司空見慣,美名其曰是鍛煉學生的動手能力,只是可憐了這些學生……白白幫老師干活兒當苦力不說,少有差池就是得罪老師,最后里外不是人。

    都是魔藥院出來的,這種事兒,誰沒遇上過幾次?有些老師還好,煉壞個幾瓶頂多罵幾句,不至于叫你賠,但茶茶老師……

    那哥們頓時有種同是天涯淪落人的感覺,火速給挑了一塊初級魔藥工坊的牌號,深有感觸的說道:“兄弟當年跟過哈薩克導師,比你運氣好點,保重,加油!”

    老王滿滿的全是感動:“師兄!你……”

    “兄弟不說了!”那哥們打斷了老王,拍了拍他肩膀,眼中滿是辛酸淚:“我給你選的最靠里的,沒人打擾,我懂!”

    懂你一臉!

    老子是想問下你的名字和值班輪次,下次好又找你啊。

    可惜此處無聲勝有聲,再多說就不合適了。

    算了,先煉了今天再說。

    讓范特西幫著把東西搬了進去,老王就攆他回玫瑰圣堂了。

    足足兩百份兒藥材,今天肯定要煉個通宵,更主要的是自己這成功率擺在這里,八連敗九連敗什么的肯定是跑不掉的,老王怕范特西待在這里會害心臟病,反正他也幫不上忙,省得在這里長吁短嘆的惹自己心煩。

    位置確實特別好,關上房門,里外的聲音頓時隔絕。

    老王掰了掰手指,他今天可是沐浴齋戒過的,開工。

    藥箱里放著的是兩百份兒藥材,只煉制三十瓶,這準備不可謂不充足了。

    不同于上次的原藥,這批藥材是昨天晚上老王通宵加工出來的,該切片兒的切片兒,該研磨的研磨,全都已經整理妥當,否則今天就算煉一個通宵恐怕都還弄不完。

    進工坊的順利節奏給了老王一個開門紅,一上來就成功了一管,讓老王仿佛已經看到六萬里歐在向他招手,可接下來發生的事兒簡直就是慘不忍睹了。

    八連敗,第九次成功了一支,加上之前那支成功的,勉強算個五五開。

    可緊跟著就是更慘的十連敗。

    事實證明,卡住成功率的還是魔藥“入魂”的最后一步,跟鑄造一樣,最后的入魂其實是成功的關鍵,然而老王的靈魂和身體不同步的細微差別是致命傷。

    王峰翻了翻白眼,難道是忘了焚香的緣故?

    都怪自己,取什么狗屁名字不好,偏偏要叫‘非一般的感覺’,現在看著這一支支價值兩千里歐的東西砸在自己手上,變成一管管垃圾,就他媽真是非一般的感覺了。

    老子的錢!

    老王很心疼,這和上次十連敗的感覺不一樣,畢竟上次更多的是抱著實驗心態,現在卻是玩兒的真金白銀。

    突然就很想抽支煙,可惜沒有。

    話說來到這個世界最大的收獲其實就是成功戒煙了……不,這不叫收獲,這叫悲哀!

    老王深吸口氣,將已經快要裝滿垃圾桶的爛藥倒掉。

    淡定,淡定!

    莫裝逼,裝逼就挨雷劈!別把自己當宗師,就當是以前那個剛在御九天里接觸魔藥煉制的新手好了。

    心態要夠好,想想那六萬里歐,想想那傳送陣,想想地球上的股票和親親的悅然學妹,還有那支讓老王魂牽夢繞的過濾嘴……

    臥槽,老王突然又覺得充滿干勁兒了啊!

    手★機★免★費★閱★讀★請★訪★問 ↑半畝方塘書院↓『m.tusuu.com』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陕西11选5直播开奖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