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四十六章 用帥搞不定的話就用手

    免∝費∝小∝說∝閱∝讀∝請∝訪∝問 ↑半畝方塘書院↓『www.bdqolbkj.cn

    工作的熱情讓老王體溫升高,把外套一脫,開始攻堅!

    第二輪!

    ………………

    魔藥工坊的晚上也是通宵開放的,底樓的初級工坊還好說,但像樓上一些中高級工坊,有些師兄師姐或是老師們,通宵達旦甚至一連幾天呆在魔藥工坊里都是常事。

    今天的夜間輪值是瑪佩爾。

    晚上的工作其實很輕松,不會有人來,那些會熬夜呆在這里的大佬們,都只是在自己的房間中各行其事,瑪佩爾只需要定時到處走走看看,檢查一下門窗是否被風吹開之類的即可。

    三樓和二樓她已經巡視過了,有七個房間掛著代表有人的紅牌,瑪佩爾不敢打擾,可巡查到底樓最里面的房間時,還有人?

    是走的時候忘了翻牌子?還是有人在里面睡著了?

    瑪佩爾也是怕萬一打擾了別人,好奇的輕輕推開房門一縫,想要先悄悄瞥上一眼,可只是這一眼就發現了毛病。

    里面居然是個穿著玫瑰圣堂襯衣的家伙!正在那里手舞足蹈的煉得起勁兒呢。

    這……

    職責所在,瑪佩爾下意識的一下推開房門。

    老王原本煉得正歡樂。

    你別說,調整了心態、擺低了姿態之后,這成功率還真是有點漲進,總共煉了一百五十多次的樣子,居然成功了二十瓶,照著這成功率下去,明天早上前把音符要的三十瓶魔藥弄完還真不是事兒!

    剛才他又成功了一瓶,正想稱贊一下自己的英明神武,來個自我催眠,結果就被人一把推門而入了。

    “你是誰,怎么進來的!”

    老王也是嚇了一跳,趕緊定睛一看。

    卻見門口是個身材苗條的圓臉女生,五官精致皮膚白嫩,說不上多漂亮但也絕對不丑,再配上一副充滿書卷氣息的黑框眼鏡,一股濃濃的鄰家學妹氣息撲面而來,隔著一間屋都能嗅到那滿滿的嫩氣和……好欺負。

    還好,還好!

    老王悄悄抹了把汗,將懸吊的心放回肚子里,泰然自諾的說道:“我是茶茶老師的弟子王三石,在幫老師煉藥,閑雜人等,起開!”

    “是嗎,我怎么不知道,你不是裁決的人吧。”瑪佩爾都無語了,這謊撒得,自己就是茶茶老師的弟子,還是助手級的弟子,可卻從沒聽說過還有一個姓王的師兄弟。

    “小師妹,怎么說話的呢?你這是在侮辱我!”老王決定原地轉一圈兒給對方瞧瞧,自信的展示一下范特西特意租來的衣服。

    可才剛準備轉就發現不對勁兒了,臥槽,我什么時候把外套脫了?

    “哦,這是借來的!”老王瞬間就表現得很淡定。

    看到對方這么自信,瑪佩爾倒是愣了愣,有點疑惑的說道:“裁決的學生怎么會去借玫瑰的內襯?而且茶茶老師……”

    她話音未落,老王已經一個箭步就從工作臺竄了出來。

    瑪佩爾一驚,本能的轉身想跑,可她是個標準的魔藥師,不是戰斗職業,比普通女孩子的速度快不到哪里去。

    匆忙間才剛來得及轉身就被竄過來的老王一把拽住胳膊,將她從門口扯了進來。

    砰!

    老王第一時間關緊房門。

    瑪佩爾被他拽得手腕兒精疼,緊張起來:“你干什么,這里是裁決圣堂!我喊一聲就可以……”

    “噓……”老王拽著她右手手腕,一個優雅的壁咚,另一只手托起她下巴,手臂上的弘二頭肌股股漲漲,配合那煉魔藥時熱出的一身熱汗,渾身上下都散發著濃濃的雄性荷爾蒙,居高臨下的眼神正深情款款的魅惑……

    所謂自古套路得人心,對付這種女生,一個‘帥’字絕對可以搞定一切!

    可還沒等老王把‘帥’字決發揮到極致,瑪佩爾的小臉兒上卻已經花容失色,鮮紅的小嘴即將張開……

    啪~~

    一個清脆的聲音直接給打了回去。

    白嫩嫩的小臉兒上留下五個通紅的手指印,瑪佩爾難以置信的捂著臉,眼淚都快掉下來了,“你,你怎么打人……”

    “打你怎么了,再敢叫喚,把你昨天的飯都打出來!”老王換了表情猙獰,右手伸出來在她眼前狠狠的捏緊,雖然沒能捏出卡麗妲那種‘噼里啪啦’的骨節聲,但造型終歸是到位了,兇神惡煞的威脅道。

    “老子可是武巫魔三修,殺人不眨眼!”

    瑪佩爾小臉一白,倔強的說道:“你、你、你敢!”

    王峰的眼神里充滿了不屑和威脅,自從來到這個鬼地方,他終于體驗了一下自己的武力值!

    瑪佩爾終于有點慫了,“你想怎么樣?”

    王峰打量著瑪佩爾,他知道這小丫頭已經慫了,耳朵貼在房門上,魂力灌入,外面并沒有異動,還好自己處理的果斷。

    怎么樣?

    這是個麻煩事兒,半途而廢是不可能的。

    弄死也是不可能的,自己雖然不是圣母婊,但也不是殺人魔。

    老王兇神惡煞的朝房間里四處打量,結果一眼就相中了范特西用來捆箱子的長繩。

    Bingo!

    “不許說話,否則別怪我不客氣!”說著,王峰把對方綁了起來,……綁著綁著出問題了,臥槽,這是什么身材,寬大的衣服一勒起來,不得了。

    鼻子充血了。

    不得已,老王換了一種捆綁方式,盡可能的避開要害,但是手腳要捆掩飾,嘴里也找了一塊布塞住。

    完成了杰作,滿意的拍拍手。

    “小丫頭,給大爺乖乖呆著,包你沒事兒,聽懂了就眨眨眼!”

    瑪佩爾略一遲疑,終于還是委屈的眨了眨眼睛。

    半途而廢是不可能的,這樣的機會不可多得,一定要一鼓作氣。

    原以為這妞總會憋不住不安分的折騰幾下,可沒想到居然挺識趣的,她就那么靜靜的盯著王峰,不動也不鬧,似乎已經認命了。

    “看什么看,沒見過帥哥嗎,不要迷戀我,閉上眼睛!”王峰一次失敗之后忍不住吐槽道。

    瑪佩爾非常聽話的閉上了眼睛。

    也不知道是應了男女搭配干活不累這話,還是因為有威脅在旁,逼出了自己莫名其妙的潛能。

    下半夜的煉制居然出奇的順利,彌補了上半夜的成功率,200份煉制完,一共得了38瓶。

    老王也是長長的舒了口氣,抹了把汗,只感覺全身精力都已經快要透支了。

    超水平發揮,爽。

    瞥了那五花大綁的女生一眼,對方的眸子里居然還清澈如水,完全沒有一點倦意,一看到自己,立刻又閉上眼睛,修長的睫毛似乎有點害怕的顫抖著。

    老王表示理解,要是自己嘴里被塞那樣一塊臭抹布,那自己也不會困的。

    此地不宜久留!

    將所有成藥打包,之前范特西背來的箱子上又沒有記號,倒是用不著刻意去處理,至于那些藥渣就更不用管了。

    他三兩下收拾好了東西,本是準備立刻就走,可想了想卻又倒了回來。

    老王拿出一瓶鷹眼,拿出抹布,“張嘴!”

    瑪佩爾倔強的搖搖頭,可惜,身不由己的被王峰捏開了嘴,一瓶鷹眼就慣灌了進去,奇怪的液體一進入身體,立刻有一種怪異的感覺,從沒有體驗過的。

    王峰笑嘻嘻的盯著瑪佩爾:“知道這是什么嗎?”

    瑪佩爾眨了眨眼睛,搖了搖頭。

    “這叫絕命地獄鬼見愁至尊三步倒,一個小時內不能站起來,不能喊叫,不能用魂力,否則……身體會從里向外潰爛,奇癢無比,如同無數螞蟻……”

    老王還在斟酌用詞,瑪佩爾已經乖乖點頭了。

    把魔藥室的小刀放到她身后手夠得到的地方:“等藥效過了再自己慢慢割繩子。”

    要是對方被唬住,那自然是萬事無憂,就算沒被唬住,范特西這捆箱子的繩子可是夠粗的,也夠她慢慢磨上一陣子了。

    老王心情大好,在瑪佩爾嫩嫩的臉上捏了一把,順手再幫她扶正眼鏡:“瑪佩爾是吧,再見……以后少喝點牛奶。”

    有了這一筆啟動資金,他的計劃就可以全盤開始,就算眼前這個丫頭被人發現,裁決也沒什么損失,不是大事兒,最壞的打算就是查到他,那時候他早就遠走高飛了。

    ………………

    房門關閉,漆黑的房間中,那瑟瑟發抖的身子和倔強的小眼神兒,讓人一看就充滿了憐惜。

    一分鐘、兩分鐘……

    她眸子中的驚恐未定,仿佛就像真信了王峰的話一樣,始終呆在那里一動不動,連近在手邊的鍘刀都沒有去碰。

    五分鐘、十分鐘……

    臉上的驚恐依舊,可那雙眸子卻是漸漸的沉靜下來,變得有些呆滯,像是被黑夜嚇傻了的小女孩。

    半個小時過去,原本沒有異常的房間突然發出無數‘咻咻咻咻’的破風聲,空氣被拉扯流動,仿佛有無盡的無形絲線從四面八方猛然收了回來。

    洞察魂絲,把魂力化為入微的絲線的偵查方式。

    瑪佩爾眼中的驚慌失措和害怕瞬間消失不見,捆縛住她的粗繩竟在剎那間碎裂盡斷,她一臉陰沉的站起身來。

    剛才呆著沒動可不是被那瓶類似洞察魔藥假冒的所謂三步倒嚇到,她只是擔心這是個陷阱!

    手★機★免★費★閱★讀★請★訪★問 ↑半畝方塘書院↓『m.tusuu.com』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陕西11选5直播开奖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