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029章 那柄劍

    免∝費∝小∝說∝閱∝讀∝請∝訪∝問 ↑半畝方塘書院↓『www.bdqolbkj.cn

    “老家伙,聽說過幽影步嗎?”

    出現在云水客后方的云笑,發出一道輕問之聲,這可是前世龍霄戰神首創的身法脈技,他相信離淵界的人也未必見過。

    云水客確實是沒見過幽影步這門脈技,剛才甚至還有些被那逼真的假身迷惑到了,讓得他有了那么一瞬間的愣神。

    也只有實力更高一個層次的云谷子,才能感應到那一絲不對勁吧,因此他才在第一時間出聲示警,但這道示警之聲無疑還是來得太晚了。

    云笑的那只右手食中兩指并攏,在云水客剛剛轉過頭來的時候,已是一指點中其后心要害,發出一道輕響之聲。

    噗!

    云笑這一點不可謂不精準,但當他手指剛剛觸碰到云水客后心之時,卻是忽然感覺到一絲不對,仿佛戳到了水中。

    而與此同時,云水客的那兩條手臂,已是恢復了原狀,反倒是其后心之處化為水液,這倒是讓云笑始料未及。

    “原來是這樣!”

    云笑畢竟見多識廣,也身懷異靈傳承水屬性天賦,微一沉吟已是想明白了一些事。

    看來云水客雖然不能全身化為水液,但讓身體的某一部分化水,還是能勉強做到的。

    不過相比起雙手手臂化為水液,讓自己的后心要害,甚至是心臟化為水液,明顯讓云水客付出了更多也更大的代價。

    因為這一刻云笑水客在避過致命一擊之后,臉色瞬間變得極度蒼白,仿佛連體內的脈氣,都在此刻被抽離了一大半。

    “小畜生,你該死!”

    退了數丈距離的云水客,目光極為怨毒地盯著那個粗衣青年,這幾個字也仿佛從九幽之底傳來,卻只是引來云笑的一臉冷笑。

    “我說你就不能換個詞?來來去去就這么一句,煩不煩?”

    云笑口中出嘲諷之言,可是剛剛吃了一個大虧的云水客,就算憤怒已極,也沒有在這個時候動手,而是將視線轉到了宗主云谷子的身上。

    “看他做什么?難道你認為他能救得了你?”

    云笑緊跟著云水客的目光,也將視線轉到了谷子身上,而當他口中之言發出后,一直都頗為平靜的云谷子,眼中仿佛也多了幾分怒意。

    雖然剛才云笑的手段和身法都極度驚艷,但出手之時的氣息,都在昭示著他確實是半仙之品的修為。

    只要沒有達到真正的仙品之階,云谷子就不會有絲毫顧忌,那粗衣小子所說的話,明顯是不將他這個仙品強者放在眼里,他又豈能不怒?

    而且云谷子也不相信自己出手之后,會救不了云水客,仙品強者在面對半仙之品的修者時,和巨象面對螻蟻時也沒有什么區別。

    “有本宗主在,你不會有任何機會!”

    似乎是在對云笑剛才大言不慚的回應,云谷子清冷出聲,同時氣息鎖定云笑。

    他不會再給這小子任何一絲機會,也不可能真的眼睜睜看著云水客被擊殺。

    不到萬不得已的時候,云谷子是不會離開云谷宗的,這是他苦心經營三十年的老巢,在云谷宗身上,他也花費了無數的心思。

    那些至圣境巔峰的護法死了也就死了,可是半仙之品的副宗主云水客,乃是云谷子的左膀右臂,他絕不可能放任不管。

    甚至在被云谷子提拔為云谷宗副宗主之后,云水客連自己的本名都不要了,就說明他對云谷宗還是忠心十足的。

    只可惜無論是云水客,還是云谷子,都低估了那個粗衣青年,哪怕是他們二人聯手,也未必真能奈何得了云笑。

    “呵呵,是嗎?”

    在云谷子話音落下之后,云笑的輕笑聲隨之傳來,而此刻的云谷子,一直都在注意著云笑的動作,也在極力感應那是不是云笑的真身。

    在云谷子的感應之中,云笑的真身絲毫未動,身上甚至都沒有半點的氣息,但在下一刻,他還是發現了一絲不對勁。

    “他一直負在背上的那柄木劍,好像不見了!”

    不得不說云谷子果然是心思縝密,微一沉吟已是發現那絲不對勁到底是從何而來。

    不過此刻的他,還根本沒有意識到,那柄木劍到底有何神奇之處。

    如果是在九重龍霄,如果是九重龍霄那些頂尖的修者,發現云笑背后木劍消失不見之后,恐怕會瞬間警覺,因為他們那柄木劍根本不會有半點陌生。

    那可是上古神器御龍劍,曾經死在御龍劍下的九重龍霄強者數不勝數,那已經算是云笑標志性的武器了。

    偏偏這二位根本不明白御龍劍的神奇和強悍,就算云谷子在發現木劍消失之后,也根本沒有太多的警覺,而是依舊注視著云笑的一舉一動。

    嚓!

    就在云谷子感應著云笑的動作和氣息之時,一道輕響聲突然從某處傳來,將他的目光瞬間就吸引了過去。

    “嗯?”

    這一看之下,云谷子的那雙老眼不由瞪得滾圓,仿佛是看到了極度不可思議的事情,同時露出這種表情的,還有作為當事人的云水客。

    剛剛才逃得一命的云水客,做夢也不會想到自己會以這樣的方式死去。

    在他低下頭來的時候,赫然是看到一截烏沉的劍尖,從自己前胸之上透將出來。

    完全沒有防備的云水客,也根本沒有時間將自己的心臟化為水液,所以這一刻木劍刺穿的,正是他最致命的心臟要害。

    “為……為什么?”

    云水客勉強抬起頭來,先是茫然在那邊的粗衣青年身上看了一眼,然后又將目光轉到了宗主云谷子身上,似乎是想要得到一個答案。

    在云水客心中,宗主大人可是仙品強者啊,雙方離得這么近,為什么還是讓自己死了?

    自從剛才被云笑近身擊傷之后,云水客倒是再沒有覺得自己會是對方的對手,可他相信一旦仙品強者的宗主出手,那小子絕對是插翅難飛。

    然而現在的情況是,宗主云谷子還沒有出手,他云水客卻是被一柄古怪的木劍刺穿了心臟,再也回天無力。

    哪怕最終云谷子將那粗衣青年打殺,他云水客也是不可能看到的了。

    正是這樣不甘、怨毒和無助的心情充斥滿胸,讓得他眼神顯得極其茫然不解。

    可無論云水客如何不甘,生機的消散,也讓他再也支撐不住自己的身體,轟然倒地的聲音,在這安靜的大殿之中,顯得異樣清晰。

    “副宗主……也死了!”

    看到倒地而死的云水客,那肩膀被刺穿的云谷宗護法,此刻只有一個念頭,那就是逃離這座大殿,可是那雙腳卻是完全不聽使喚。

    這里實在是太危險了,連半仙之品的副宗主都死得如此不明不白,他知道要是自己再留在這里,說不定什么時候就得步那些人的后塵。

    就算這唯一的護法,相信宗主大人一定能將那小子收拾,但在此之前,自己這條小命能不能保得住,那還是兩說之事。

    “那柄木劍,是仙器?還是神器?”

    相對于那嚇破了膽的護法,云谷子的目光,卻是一直都注視著那從云水客身上緩緩飛出的木劍,心頭也是有了一些猜測。

    不管怎么說,這云谷子也是離淵界的修者,對于武器的見識,比九重龍霄的頂尖強者都要多上幾分。

    九重龍霄的修者們,一直都將仙器和神器混為一談,統稱為上古神器,殊不知仙器和神器雖然都能受主人控制如臂便指,卻是有著極大的不同。

    在這離淵界之中,仙器倒是時常可見,可是真正的神器卻是異常罕見,那些普通的神器,很多都只能稱之為偽神器罷了。

    相傳離淵界真正的神器只有十件,也就是傳說中的十大神器,那并不是神階煉器師煉制出來的,而是傳自上古時期。

    在萬年之前的上古時期,離淵界原本是和九重龍霄為一體的,而傳說中的十大神器,就是從那個時代傳承下來的。

    甚至有一種傳說,十大神器原本的主人,都是極為遠古的神帝強者,也就是比頂尖神皇還要強大的至強者。

    當然,這種說法已經不可考證,畢竟萬年以來,九龍大陸之上還沒有再出現過神帝強者。

    只有那些超越普通神器的十大神器,或者才能有一絲證明神帝強者存在的蛛絲馬跡。

    這一刻在云谷子的心中,則是更傾向于那柄木劍,乃是一件特性有些詭異的仙器,畢竟像他們這種層次的修者,都是沒有資格擁有神器的。

    什么層次擁有什么樣的東西,一名仙品強者,如果被人知曉擁有神器,那不免懷璧其罪,實力弱就是原罪,這是個弱肉強食的世界。

    “小畜生,就算你真的拿著一柄神器,今日也一定要死!”

    短暫的失神之后,云谷子心底深處瞬間升騰起一抹憤怒,今日的云谷宗真是損失慘重啊,現在連副宗主云水客都莫名其妙被擊殺了。

    這或許是云谷宗建宗三十年以來,遭受到的最大損失。

    云谷子清楚地知道,今日就算真能擊殺對方,再想要恢復云谷宗的元氣,也不知道要到何年何月了?

    手★機★免★費★閱★讀★請★訪★問 ↑半畝方塘書院↓『m.tusuu.com』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陕西11选5直播开奖记录